admin

案例-《保姆“上位”》——保姆变小三后遭遇大逆转

行业新闻 2018-05-15 23浏览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
保姆“上位”
2000年的时候,我家请了一个保姆,二十刚出头的年纪,模样一般,干活还行,所以在我家干了两年多。就因为干的时间长,相互之间很熟了,她还把她的一个亲戚——她的一个表哥介绍到了我老头子的厂子里。可是就在2002年的时候,我发现老头子和小保姆有些不对劲。从老头子和小保姆的眼神和一些事情,让我对这个小保姆产生了怀疑。有一天,我去小区里的邻居家打麻将,因为其中一个人接个 走了,三缺一,也没法玩了,我也就回家了。就在我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听到屋里面有大声嬉笑的声音,我再仔细听就没有了,我心想:‘老头子去工厂了,家里这会应该只有小保姆啊,刚才那一声嬉笑是怎么回事?一边想着,一边我用钥匙打开了家门,一进屋,正好保姆的房间门开了,我家老头子从里面走出来,我能感觉到他出来得很慌张,但他还是故作镇定地问我:’去哪打麻将了,这么快就回来了?‘三缺一,散了’,说完我又接着问他‘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去工厂了吗?’,我又喊保姆,可是保姆半天才从屋出来。‘活都没干完,进屋干什么去了?’我没有好态度地说了句。晚上,因为这事我还和老头子争执了几句。后来,我就注意观察,感觉我家老头子和小保姆绝对有不正当的关系,我就找我家老头子谈了,说让小保姆离开我家,他倒是不意外,好像有心理准备似地,没有反对,同意了。就这样小保姆离开了我家。我本想这回能踏实了。可是就在前段时间,我无意间似乎听到老头子提到了小保姆的名字,当时老头子在家,我是从外面回来的。我问给谁打 呢,他说给厂里的司机。回想小保姆离开的这几年,虽然家里消停多了,但还是感觉我家老头子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劲,我又一想,当年小保姆推荐的亲戚还在我家的工厂当司机呢,难道……"  以上一段话,是一个委托人讲述的关于她的老伴和她家小保姆的事。委托人叫王某,五十多岁,由于怀疑她的老伴赵某仍然与之前被撵走的小保姆周某有联系,因此,想让我们查出真相,解除她心中的疑虑。  接受委托之后,我们开始展开调查。经过一周的调查,我们并未发现赵某有婚外情或在外包"二奶"的情况。一般,赵某早上从家出来后,开着他的银色别克商务车到办公室,办公室在市区,离家并不算太远。赵某在办公室有时呆一、两个小时,有时也就半个小时就会离开。离开办公室后,赵某开车会去工厂,在工厂呆的时间会长一些,多数会呆到下班以后才从工厂出来,从工厂出来也就回家了;有时也有下午开车从工厂出来的时候,但也都是去一些很"正常"的地方。就在调查毫无进展的时候,一个意外的发现让事情开始柳岸花明。  那是第八天,将近十点的时候,目标人赵某开着商务车进入了工厂。工厂座落在郊区,附近也有别的工厂,工厂门前的路上,来来往往的车也不少,时不时在工厂门前也有一些行人经过。工厂里有厂房,也有办公楼,工厂的大门是朝北开的。赵某开车进入工厂之后,开过了办公楼右转,停到办公楼南面的楼下。也就是说车进入了工厂,在大门外面的人就看不到车了。过了有半个多小时,我走到工厂门口附近转了转。正在这时,从工厂里开出一辆白色金杯面包车,我转头向面包车驾驶位置撇了一眼,就在我自然地转回头的时候,我意识到,刚才转头看那一眼,看到了驾驶位置上的人正是赵某。我立即精神起来,马上通知搭档这个关键信息。马上又 询问委托人王某才知道,这个面包车也是他们家的,由工厂的一名司机开着,主要为工厂跑一些后勤保障的事情。而这个司机就是当年那个小保姆介绍来的亲戚。  赵某开着面包车回到市区繁华地带。从主街道进入小街道,开了一会,前面出现了一个地下停车场的入口,赵某开车右转从地下停车场入口进入了地下停车场。这个地下停车场入口处有门禁系统,有卡才能进入。询问保安才知道,只有"小区"的业主才会有门禁卡。依此判断,赵某在这一定有房子,或者在这个"小区"住着与赵某特别"亲密"的人。之前委托人介绍情况的时候并没有提到过这个地方,可见,这个地方将是查出真相的突破口。  保安称这个地下停车场是"小区"的地下停车场,虽然很不像住宅小区,但是,我们还是称其为小区吧。这个"小区"有点特别,它的东面是一条主街道,南、西、北三面都是小街道。这个小区东西长200米左右,南北长100米左右。从占地面积和外观上看,不像是住宅小区,倒像是个大型商场。从西面正门进入,是一个大厅,正面是一个有门禁系统的自动玻璃门,刷卡后,门会自动打开。因为出入的人比较多,跟在别人的后面就能混得进去。通过这个玻璃门,两侧各有三部电梯,电梯只能到五楼。上到五楼出了电梯往东面看有一个玻璃门,推开门呈现在眼前的一幕,让我真的相信这是一个"小区"了,形象的说应该叫"空中住宅小区"。这个"空中住宅小区"中间是绿地和彩砖小道。东面是两栋写字楼;西面北侧是一栋公寓楼,南侧是一栋有三个单元的高层住宅楼;北面是两栋高层住宅楼;南面是一栋有五个单元的小高层住宅楼。时常能看到有人从我上来用的那个电梯出来沿着彩砖小道通过绿地进入住宅楼的单元门;也有从住宅楼单元门出来,沿着彩砖小道通过绿地再从我上来的那个电梯下去。看来,我上来的那个电梯是这个"空中住宅小区"的行人步行出入的必经之路。  我在南面小高层住宅楼的一个单元门口等了一会,这时,有一个人从里面出来,我顺势进入住宅楼,坐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找到了赵某的停车的位置。赵某的面包车在地下停车场停了三个小时左右,下午两点,赵某开着面包车离开这个"空中住宅小区",回到了郊区的工厂。过了下班的时间,赵某又开着商务车回家了。  之后又经过两天的调查,终于查出赵某在这个"空中住宅小区"里包养了一个"二奶",而这个"二奶"正是之前委托人王某提到的那个小保姆。而此时的"小保姆"已经和赵某有了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原来,当年王某提出要撵走小保姆时,赵某没有反对,是因为赵某早想好了如何处理此事。小保姆离开赵某家时,赵某就将小保姆安排到了现在住的地方。赵某非常狡猾,只要他去小保姆那,他就会开工厂里的白色面包车。下班回家前,他再到工厂换商务车或让司机将商务车开到某地再换车。由此可见,在调查初期没有充分估计到赵某的狡猾,从而使调查工作有些被动,迟迟没有进展。但通过我们的努力,还是及时地发现了问题,圆满地完成了委托。  调查结束后,我们将真相告诉了委托人王某。自己怀疑的事情果然查清,面对真相,王某明显有些气愤。我们带着王某给其指认 的时候,王某就要冲进去,我们劝住了委托人王某。并告诉王某:"事情的真相,我们已经帮你查清楚了,但是希望你能通过正确并且合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不能因一时气愤而做出过激的行为,将自己从受害者变成侵害者。"王某听了我们的话,冷静了下来。我们都离开了那个"空中住宅小区"。  过了大约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接到王某的 , 中王某说:"非常感谢你们,小保姆的事情处理完了。"通过王某的讲诉,我们知道了后来发生的事:我们将小保姆的 指认给王某后的第二天,王某上门找到了小保姆,将小保姆打了一顿,虽然不是太重,但还是住了院。另外,王某还发现赵某给小保姆母女俩买了两套房子,一个在小保姆名下,一个在小女孩名下。气愤之后,王某要求赵某将两套房子收回,同时,让小保姆母女俩离开本市。事情就这样暂告一段落了。  案例讲到这里,本应该就结束了,但是,对于委托人王某知道真相后处理问题的方式和方法,我还要评论一下。虽然我们给予家庭中受侵害一方提供取证的帮助,但是,我们不赞成受侵害一方知道真相后,采取暴力等非法手段对其他人造成伤害,而是应该在守法的前提下处理问题,必要时通过法律手段解决。
了解更多案例,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或关注公司 :